1. 云期刊首页
  2. 互联网快讯

百度收购YY国内业务,一场各取所需的商业“联姻”

导语:从多位知情人士处独家获悉,百度收购YY国内业务的谈判已完成,十一月初将官宣并交割。

10月26日,新京报贝壳财经从多位知情人士处独家获悉,百度收购YY国内业务(下称:YY国内)的谈判已完成,十一月初将官宣并交割。合并后的YY客户端将继续保留,内容和技术将同步提供给百度,国内直播团队也将被划归给百度。其中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贝壳财经,“交易价格在30亿美元至40亿美元,是让欢聚集团满意的价格”。欢聚集团旗下海外业务、YY海外业务不在此次交易范围内。

对此消息,YY母公司欢聚集团表示不予置评。截至发稿,百度暂未回应。

“换你是决策者,肯定是在估值比较高的时候卖”,在一位从事直播行业多年的资深人士看来,国内直播行业的各种监管限制,秀场直播流量见顶,以及对海外发展对现金的渴望,都成为欢聚集团此时出售YY国内业务的因素。

“YY国内最重要的问题是没有流量,是现金流的业务,如果有了百度流量的加持,YY的营收盘子再做大一倍甚至数倍也不是不可能,这能帮助百度在直播领域更有竞争力”,一位接近YY人士则看到了百度和YY国内业务的互补性。

“百度在收购(价格)上向来都挺大方,但收购YY国内业务更大的意义是短期营收,百度有流量,YY国内团队长于变现。但想让YY国内业务与百度APP、好看视频、全民小视频进行联动,是短时间很难达到的。” 一位直播行业资深投资人对贝壳财经称。

“假如YY国内业务的流水是真实的,并且能尽快进百度的营收,也挺好”,一位接近百度人士对贝壳财经说。

据贝壳财经了解,目前百度直播中台的负责人虽然是古丰(真名为陈罗金,欢聚集团虎牙项目原负责人),但手里却不掌握固定的直播产品,其直播业务是分散在百度APP、好看视频、全民小视频、百度贴吧等客户端中的。同时,贴吧、好看视频、全民小视频下的秀场直播则由好看视频总经理宋健管理,他与古丰并无汇报关系。因此,百度内部的协同与联动也成为值得关注的问题。

欢聚集团再为海外补充“弹药”

“欢聚集团的增长点在海外,要砸钱的业务当然不需要卖,如果增速放缓(的业务),甚至会影响股价的业务才需要。”上述直播行业资深人士分析称。

根据欢聚集团第二季度财报,欢聚集团全球平均移动端月活跃用户(MAU,下同)同比增长21.0%至4.57亿,其中91.0%来自海外市场。其中,Likee的MAU同比增长86.2%至1.50亿;Bigo live的MAU为2940万,同比增长41.3%;Hago的MAU为3170万,同比增长25.3%。视频通讯服务的MAU为2.04亿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今年二季度Bigo live的移动MAU付费用户群有显著增加,而BIGO直播收入首次超过了集团直播收入一半以上。

反观以国内用户为主的YY直播,则出现用户增速放缓,付费用户下降的趋势。今年二季度,YY直播的MAU为4120万,同比仅增长6.0%;YY的总付费用户数同比下降2.2%至410万,2019年同期为420万。极光大数据监控显示,2020年1月到6月,YY平均移动端日活用户(DAU)为417.40万、537.53万、484.17万、437.34万、400.58万和392.36万,除疫情期间,均呈现下降趋势。

这已经不是欢聚集团第一次给海外业务补充“弹药”了。今年4月,腾讯出资2.63亿美元现金向欢聚集团购买约1652万的虎牙股B类普通股;在今年8月,腾讯再从欢聚集团手中购买3000万股虎牙B类普通股。在更早之前,欢聚集团曾为发展海外业务发行10亿美元可转债。

这一切都指向了欢聚集团急需海外现金流的事实。分析人士认为,欢聚集团之所以同意快速转让虎牙股份,除了虎牙上市时的约定外,这两年欢聚集团旗下Bigo、Hago、Likee在海外多点开花,对虎牙的依赖逐渐减少,同时海外扩张也需要强现金流支撑。近年来,国内资金流向海外投资的监管趋严,大量海外资金成为欢聚集团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此外,移动流量见顶和直播行业监管趋严,也被认为欢聚集团出手YY国内的原因。“从今年5月到现在,快手、陌陌、YY、斗鱼、虎牙等直播平台的大主播很多都暂停直播过一段时间,以秀场直播为主的快手、陌陌和YY受影响尤其严重”,上述直播行业资深人士对贝壳财经说。

剥离YY国内业务后,欢聚集团在国内剩下业务很少,将专注海外业务。“YY在海外收购了一个做供应链的企业,可能是希望整合国内和国外的供应链,在海外做直播电商。Bigo live的变现方式是直播打赏,Likee可以理解为快手的变现模式,广告、电商和打赏,但是国外的供应链不是很成熟,需要自己组建供应链。”上述接近欢聚集团人士告诉贝壳财经。

在二季度的财报分析师会上,欢聚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学凌表示了对海外业务的看好,“尽管COVID-19的暴发带来了宏观经济和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,但我们对直播和短视频内容的全球前景仍然充满信心,我们坚持我们的目标,打造真正世界级的基于视频的社交媒体平台。”

百度直播业务仍待理顺

“只要有流量,秀场就相当于是金库”,“贴吧的秀场直播在没有任何资源位的情况下,月流水轻松过亿,在成立大文娱组后,打通了全民小视频,并在好看视频上分发,流水迅速增多,甚至可以轻松过十亿”,上述接近百度人士告诉贝壳财经,贴吧的秀场直播的成功,让百度看到了直播在提振营收上的意义,甚至在手机百度上开设了秀场直播的专区(并未在主信息流进行分发)。

在看到了直播在营收上的价值后,百度开始加码,先接触了触手直播,后引入了欢聚集团原虎牙项目负责人古丰(真名:陈罗金)。同时,百度还上线了电商直播,并针对品牌电商、二类电商和内容电商提供建店、交易、结算等解决方案。

据贝壳财经了解,贴吧团队是百度最早做直播的团队,现在的负责人叫宋健,宋健同时也是好看视频的总经理。宋健此前向百度副总裁、移动生态用户增长部总负责人、互动文娱平台总负责人曹晓冬汇报,曹晓冬分管业务包括贴吧、全民小视频、好看视频、百度游戏、百度小说等,但最近曹晓冬的工作重心已转向用户增长,不再负责互动文娱平台。

直播中台负责人古丰的汇报对象却是百度副总裁平晓黎,平晓黎还是百度APP的总经理,同时分管百家号部门、百度直播、百度搜索、信息流及相关技术支撑类等。有就是说,百度内部同时有两个团队在做直播业务,而这两个团队的分管副总裁(曹晓冬、平晓黎)的汇报对象还不是一个人。

“古丰在百度内部的职级是总监,但相比于百度的其他总监,他管理的团队目前人数较少,只有几十人,而其他总监的团队在百人甚至几百人上下”,上述接近百度人士告诉贝壳财经,古丰刚到百度时负责直播中台,优化了直播的页面设计,掌握了除健康、秀场外的直播垂类运营。

但摆在古丰面前的问题也不少。其一,他负责各个垂类的直播运营,但主播必须在百家号开设账号才能进行直播和信息流分发,主播面临多头管理。其二,百家号的运营人员同样也可以在各种活动中使用直播这个内容形态,直播并非直播中台专有。

“感觉古丰促成收购的可能性比较大,因为他的欢聚时代背景,还有目前管理人数的问题。”上述接近百度人士称,在他看来,如果古丰未来管理YY国内业务,可能会面临和宋健的争夺,因为YY虽然有其他垂类,但本质是秀场直播,“他和宋健可能必有一战,但也可能把YY国内业务的秀场给宋健,其他垂类给古丰,古丰人太少了”。

另据贝壳财经了解,欢聚集团在向腾讯出售虎牙股权时,曾签订竞业协议,在几年内不做游戏直播赛道。YY国内业务交割给百度后,是否会重拾游戏直播的“旧业”也值得关注。

增厚百度营收和内容形态?

“YY已经有很多年积累了,现在传统平台的流量是个大问题,百度又不缺流量,有了百度,YY一定可以做得更好。而百度最大的问题是流量如何稳定变现。”一位接近百度人士对贝壳财经说。

上述接近欢聚集团的人士则称赞了YY的变现能力。在他看来,抖音、快手的日活是YY国内业务日活的近十倍,但抖音、快手的直播营收却只有YY国内的二倍到三倍,因此YY的变现效率是非常高的(YY国内去年的营收在百亿规模,抖音合并火山小视频去年的直播收入约300亿,快手直播收入约250亿)。同时,YY国内也可以帮百度补足图文、短视频之外的内容形态。

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百度的广告营销营收一度被字节跳动、快手等的信息流广告分食,直播这种更直接的变现方式开始进入百度视野。“从去年年底开始,在各个会议上,直播被提及的次数非常高,今年三季度,百度把直播定为必赢之战,当然百度还有其他必赢之战。”一位百度内部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称。

今年5月,百度执行副总裁沈抖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曾谈及发力直播的原因。他称,直播是一个新的媒介方式,根本上还是解决用户使用百度过程中知识和信息方面的需求。比如,用户在百度搜索一个疾病,他可以直接进入到相关医生的直播间,直接向医生提问。

贝壳财经将2019年以来,百度各个季度的在线营销收入进行趋势分析,发现百度在线营销收入整体增长趋缓,且与整体收入增长曲线趋同。由此可见,即使没有疫情影响的情况下,如何更好地吸引广告商,扩大广告营销收入,或者增加其他收入,都成为百度提振增速的关键。

此次跟随YY国内业务一同被收购的,还有YY国内团队和大量专利技术,这支团队大部分人拥有多年直播从业经验。一同转给百度的还包括YY国内长期签约的主播,YY国内的头部主播的续约率超过80%,合约期通常为五年。这些都被认为是可以帮百度快速搭建直播体系的利器。

游戏、广告、电商、金融此前是互联网领域变现的几大利器,直播和短视频行业的爆发,让直播打赏成为一种新兴、高效且直接的流量变现方式。而百度近年来也在尝试多元化变现方式,财报显示,百度的收入已经开始多元化发展,广告营销收入占比在降低,包括爱奇艺和AI新业务的“其他收入”占比在增加。

百度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,其第二季度营收为260亿元,同比下降1%。其中,在线营销收入为177亿元,降幅达到8%;其他收入为83亿元,同比上涨18%,主要的增长业务来源为爱奇艺的会员收费、云业务以及智慧交通。

直播:从野蛮生长到白金时代

回顾过去十多年的直播发展,花椒直播前CEO吴云松有过一段经典总结――直播起于秀场,闻名于明星,成于社交,正名于内容,赚钱于打赏、广告,变现于上市,衰于互相诋毁,触礁于色情,或兴于下一代技术兴起。

2005年,专注陌生人视频交友的9158上线运营,将线下KTV搬到了线上,在PC端开设了一个个虚拟的秀场。这被认为是现今秀场直播的雏形。2008年,YY直播的前身YY语音上线运行。

早起秀场直播处于野蛮生长阶段,存在不少“擦边球”的行为。一位接近9158的人士,将当时的疯狂扩张形容为“一手拿着钱箱,一手拉着妹纸(主播),到处找土豪”。秀场直播的特点是,用户黏性较差,需要经常寻找土豪,但打赏数额和频率高。

以“腾爱优”最终胜出为结果的长视频大战之后,被戏称为“1.5版本”的弹幕视频及直播开始进入大众的视野。自此,直播得以在潜行十年后,迎来了高速发展的时期。简单粗暴的打赏模式在初期创造了丰厚的利润,产生了天鸽互动、欢聚时代、陌陌等上市公司,游戏直播领域先后出现斗鱼、战旗、虎牙和龙珠四强。与秀场直播不同,斗鱼直播的内容更多是游戏和电竞赛事。

2016年直播被吹上风口,上规模的直播平台达到二三百家,总体数量甚至达到1000家,被戏称为“千播大战”。传统PC端的YY、斗鱼等旧富并未老去,而移动时代的映客、花椒、熊猫等平台已经开始成为新贵。一时间群雄逐鹿,厮杀正酣。

直播行业也已发展成为一条庞大的产业链――衍生出了从事网红培训和经纪业务的公会,广告营销机构,线下展会,线上平台,甚至还有从事专业内容制作的公司。

对于游戏直播和秀场直播的区别,一位直播行业创始人曾对贝壳财经记者称,游戏直播和秀场直播有明显的区隔,游戏直播的用户是一大批人,秀场直播的是另外一批人,两个平台的内容形态不一样,商业模式都不一样。两个直播平台都有一些短板,比如秀场直播,签约主播就可以开播,现金流更强,缺点是用户黏性不足;游戏直播,用户黏性强、流量大,但还需要支付游戏版权及赛事成本、高清带宽成本,比较烧钱。

随着高额主播费用、版权成本、带宽成本,不少直播平台出现关停潮,曾被资本推上高峰的熊猫直播、火猫直播,还有被阿里投资的光圈直播都未能幸免。幸运地“劫后余生”的映客、虎牙、斗鱼则相继上市,迎来收割期。

而当时钟播到2020年,游戏直播的头部斗鱼、虎牙、企鹅电竞以合并的形式,悉数归于腾讯旗下;秀场直播领域头部,陌陌此前刚刚更换领头人,YY国内则被百度收入囊中;“马太效应”下,中小平台的生存必将更加困难,直播江湖是否将迎来新的争夺也未可知。

文章来源于艾瑞网:百度收购YY国内业务,一场各取所需的商业“联姻”

本站所有内容,如有版权、侵权等问题,请及时联系本站做删除。发布者:,转载请注明出处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问答社区 在线客服
联系我们

QQ 技术:109033286

QQ 运维:3423710838

email 邮箱:drhxxkj@163.com

Qqun QQ交流群:808026766
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